每周观察|来,我们聊聊世界杯与投资(二)
2018-06-14




你好,世界杯






2018 WORLD FOOTBALL CUP

今天晚上,举世瞩目的2018年世界杯将在俄罗斯举行。对于球迷来说,六月中到七月中是一个四年一度的盛大节日,如果你是一个真球迷,这辈子总得去看一次现场的世界杯足球赛。说到看球,以前没有去现场看的时候,觉得呆在电视机前看球挺惬意,既不需要日晒雨淋,还可以舒服的随时通过慢镜头看到比赛的精彩片段。去过真正高水平的现场观赛,才发现现场看球有着太多电视机前无法比拟的乐趣,一个是对足球文化的现场感受,每次看英超比赛,都会深刻感受到英国人对足球那种根深蒂固的热爱;二是现场看球对足球整体场面的宏观大局感跟在电视机前完全不同,电视屏幕是无法用宏观叙事的手法展现一场球赛的整体感,电视的优势仅在于局部。



今天我们要讲一个在足球行业的最主要角色:主教练。主教练,可以说是一支球队的最具灵魂的人物,球队的战略布置、战术打法、人员配置、临场调度、日常训练等等,基本都是围绕主教练而展开。在一家投资公司或者基金公司里,投资部总经理或者投资总监或者基金经理,基本相当于主教练的角色。我看过很多当今足坛的名宿的现场指挥,印象最深刻的是意大利教练的风格。意大利是传统的混凝土式防守反击的主体思想,意大利派系的风格是强调整体性,风格打法非常务实,印象最深的比赛是两年前欧洲杯意大利2:0胜比利时,当时从现场看,意大利队在人员素质处于劣势的条件下,完全是依靠高度强调整体协同作战,球员高度统一执行主教练防守反击的战术打法,最后爆冷轻松击败实力比自己强大的比利时队,当时比利时的排名是世界第一,当然还有更难忘的是意大利名教练拉涅利执教的莱切斯特城队,童话般的赢得15-16赛季的英超冠军。

现代足球的主教练,是一份收入高压力巨大无比的职业,怎么样?听着就像我们基金经理吧?足球在当今社会已经成为一项高度商业化和分工专业化的商业运动项目,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说法落伍已久。由于高度商业化和社会受众广泛,球队成绩成为评价主教练能力的唯一标准,而且,请注意,这里我需要强调一点,所谓成绩,说的是短期成绩,以一年两年为时间截点衡量的成绩。怎么样?说起来又有点跟基金经理的压力颇为相像了吧?如果一两年内球队成绩不好,再牛的大牌教练,也会黯然下课。基金经理其实也差不多,一两年下来业绩不好,屁股很快就坐不稳了,像弗格森爵士可以执教曼联长达27年时间的佳话,我想以后的足坛将十分鲜见。





弗格森爵士,一手缔造曼联王朝的最大功臣,我唯一崇拜的偶像。爵爷最大的优点,是在几十年的执教生涯中,无论处于怎样的变动的年代和潮流,他都可以以今日之我革新并推翻昨日之我,不断地在剧烈的竞争和变化中,用稳定的成绩长时间站在行业的最高峰。弗格森执教曼联27年,赢下13次英超联赛冠军,两次欧洲冠军联赛冠军,五次英格兰足总杯冠军等38项冠军,并在98-99赛季帮助曼联实现“三冠王”,其个人在99年被英国皇室授予下级勋位爵士,2012年,老爵爷被IFFHS评为21世纪前十年最佳教练,弗格森最大的风格是不拘一格,总能通过不断的学习能力,审时度势,带领球队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地赢得冠军,不战至最后一秒,绝不退缩,所以弗格森统治的曼联,总是在气场中压倒对手,最后时刻反败为胜更成为曼联球迷津津乐道同时令对手胆战心惊的“弗格森时间”。弗格森退休后成为哈佛大学商学院的客座教授,每年讲授关于领导力的课程,2016年,弗格森爵士写出《领导力》一书,该书主要受红杉资本主席迈克尔·莫里茨的邀请而著,全书共十三章,分别是成为你自已(聆听、观察、阅读),承认你的渴望(纪律、工作效率、能动性、信念),化零为整(组织、准备、管道),吸引别人(团队合作、队长),设定标准(优秀、鼓舞、自满),识人有术(求职、人际关系网、炒鱿鱼),专注(时间、分心、失败、批评),传达信息(说、写作、回答),领导不是管理(老板、控制、授权、决策),底线(买球员、节约、报酬、谈判、经理人),技术与信息(创新、数据过载、机密),竞争与环境(对手、全球、市场),全新的挑战(到来、离开、新的节奏)。我至今珍藏着一帧和弗格森爵士的合照,那是2015年9月,曼联重返欧洲冠军联赛,退休后的弗格森爵士那天到现场观看曼联与德国沃尔夫斯堡队小组赛,刚好那天我的球票座位在老爵爷的包厢下面几米处,比赛结束散场时,看见自已唯一的偶像,我喊了爵爷下来,两人拍了一张合照,迄今这张照片成为了自已最珍贵的球场回忆。





老爵爷的最大对手是阿森纳的主教练法国人温格。温格早年是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政治经济学高材生,被称为“教授”。在英超最初十几年的角逐中,温格率领的阿森纳和弗格森的曼联长期是英超冠军的二人转,两人当时成为最大的竞争对手,温格堪称顶级基金经理,最擅长发掘十倍股,在温格麾下,产生过无数低买高卖的成功案例,阿森纳俱乐部兴建酋长球场高达数亿英磅的债务,温格通过发掘年轻球员低买高卖的方式,成功地几乎凭一己之力为俱乐部还清所有巨额债务。





    阿森纳的著名球星亨利、法布雷加斯、范佩西,维埃拉等等,这些后来卖出几千万转会身份的球员,都是教授成功发掘的成长股,温格几乎从来不追高,一般都是慧眼识珠,在球员处于十几岁的潜力阶段买入,逐渐将其训练并培育成球星,而且基本在球员黄金阶段高位兑现。与温格不同的是弗格森,老爵爷同样有慧眼识珠的超强能力,最典型的代有作是万人迷贝克汉姆,但是弗格森的操盘方式不拘一格,既有低买高卖,也有高举高打,典型案例是近2000万身价引入C罗,打造成超级巨星后以8000万价格卖给皇马,老头也有很多高买低卖的赔本生意,斩仓次数对于弗格森来说远高于温格。现代足球,本质上是一种商业行为,其运作规律皆围绕商业行为的模式所展开,我们在看球的同时,千万别忘了这项天下第一运动不仅仅是一项竞技运动,而是一场金钱无处不在的商业活动。



西班牙皇家马德里伯纳乌球场




好了,下一期关于世界杯和足球的公众号,我们将在观看俄罗斯世界杯期间和大家分享。十天之后,我也将飞到俄罗斯,再跟大家分享这次的商业盛况。

——瑞天投资 叶鸿斌

2018年6月14日



往期精彩回顾
我们聊聊世界杯与投资(一)
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